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序   六年了,几乎每晚都是在噩梦中度过,我一闭眼,就仿佛回到了教破人亡的 那一刻,仿佛我那月儿临死前的惨呼声仍萦绕在我耳边。   都是他,七年前象彗星一般出现在江湖,没有人知道他的师承,没有人知道 他的来历,偏偏他的武功竟然和我圣教教主不相上下,这点是在六年前那个惨痛 的日子用血得出的结论,如果不是他缠着教主,如果那天不是我——圣教传人新 婚之日,那卑鄙的所谓七大正派如何能灭我圣教。   没想到重伤跳下悬崖却未死,也没想到我虽然未死但功力全失,这几年我凭 着易容术在江湖四处流浪,只希望能恢复昔日武功好为圣教复仇。   哎,恢复了又如何,当年我功力在身依然不是他十招之敌,此时此刻,难道 我圣教的血仇永远无法得偿了吗?   那颗彗星早已经成为当今武林的神话,那个狗杂种真风光,我在心里恨恨地 骂道。   是啊,我不知是否以后还会有人象他这样,但可肯定在江湖中数千年来绝对 无人有他这般风光。   记得在我圣教刚亡一年之余,华山掌门之女,外号“华山玉凤”的赵箐;峨 眉掌门灭尘师太最宠爱的俗家弟子,外号“峨眉青凤”叶婉容;天山掌门之女, 外号“天山冰凤”冷若霜(她,就是她,把那冰冷的长剑刺入月儿的身体里), 还有一位公主(本朝第一次有公主下嫁给平民,而且还是与人共嫁)一起下嫁于 他。   他们五人成婚之日,那场景,可算是武林百年,不,从有武林开始以来最盛 大的,不但所有白道去祝贺,就连所有堂口大佬也亲去祝贺。   我刚从那万丈悬崖里爬出不久,听到他成婚的消息,也不顾已是凡人之身, 远远地躲在远方,看见他和新娘正在那大门迎宾。   他,笑得那么灿烂,他那四位娇妻(其中三位列好事之徒所撰的江湖绝色榜 前三名,而那位公主也是毫不逊色)也是笑脸如花。   而我,我的心,却如冰般凉。   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与此。   他,就是当今的武林盟主,也是有史以来声望与权利最高的盟主—“玉面神 龙”叶知秋。                    第一章   也许会有朋友问我为何没有了武功还敢在江湖行走,忘了说一句,我当年的 外号是“千面银狐”,以我的易容水平我相信就是我妈也绝对认不出我,而我之 所以还在江湖行走,就是希望能找机会恢复武功和报仇。   这些年,虽然一直没成功,但我重新修炼也勉强算得江湖的准一流高手,而 且在江湖竟也闯出了一点名号。   江湖啊,不是你有实力就能闯出去的。   象我,如果不是“凑巧”从蒙城五鼠手里救下了华山掌门的儿子,凭我现在 的实力又如何能在江湖闯荡,我能救他也是因为我对那些鬼蜮伎俩太了解了。   结果,我就和这位赵公子成了莫逆之交,数年来一直闯荡在江湖,还和另几 位世家公子一起被好事之人称为“武林四公子”。   我们四位便顺水推舟结义为兄弟,我是老二,赵公子赵伟老三,老大是南宫 世家的南宫明,老四是纳兰世家的纳兰若容。   这日,“我们四兄弟有阵子没聚了吧?”说话的是南宫明。   “是啊,记得上次还是我们四人踩平太湖水寨的时候了。”纳兰接道。   “呵呵,那我们今日四兄弟是不是应该不醉不归啊?”这几年来,我已经越 来越喜欢杯中物了,哎,只有在酒醉时才没有噩梦啊!   “老二此言差矣!今日一起聚首在我家,今晚更应秉烛夜谈,好好商量一下 怎样在武林扩大我们四人的威名。”南宫老大赶紧接道。   “老大说的对,我们四公子在江湖青年才俊榜上已经很久没前进了。”赵老 三说道。   嘿嘿,什么秉烛夜谈,无非是怕那悍妻管教吧。   不过说起我那大嫂,脾气是不小,不过那美啊,她可是绝色榜里第八的纳兰 明珠,也正是我那四弟的姐姐。   我可是真的对她垂涎已久。   “我和老三这次来就是找到目标了,太行山的黑风寨为非作歹,残害百姓和 武林同道,如果我们把它灭了,相信多少也能前进个十来位吧。”   我抛出了酝酿已久的计划,我要把仇人一个个的引出来,我已经不能再等待 了,虽然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对付叶知秋,但我已想好了怎样对付他老婆。嘿嘿, 美人,等着吧。   “黑风寨?那个寨主旋风李逵可不是好惹的啊?他可是黑榜第十啊,虽然我 们不怕他,但青年榜的规矩是靠家里的势力除害不加分的啊。”南宫明提出疑问 了。   “还是老大考虑全面。”   我一句马屁拍得南宫明洋洋得意,脸露得色。   “不过,有可靠消息李逵上个月被人打成重伤,现正卧床不起。”   “真的?那可真是天助我们啊!”   “哪里,哪里,主要是三位兄弟鸿福齐天,小弟顺便沾光而已!”   “别客气,别客气,大家都是自己人,呵呵!”   看着我那三位兄弟,我也随着他们一同高兴,不过这次可是真心的。   “什么事让几位叔叔这么高兴啊?”一位着黄色衣裳的绝色少妇从门口转了 进来。   来人正是纳兰明珠。   “嫂子好,我们正在商量消灭黑风寨。”我们几个连忙起身,这个嫂子可不 是吃素的,不但人漂亮,后台硬,武功也比我们几个好,而且脾气也是一等一。   “你们几个是不是活腻了呢,想死也别把我相公和弟弟拖去。”   真美,连翻白眼也是如此的美丽,不知道剥光了在床上是何风景,真便宜了 我那死鬼老大,嘿,总有一天要接过来。   “嫂子有所不知,李逵已有伤在身,其余贼众不足为惧!”我赶紧凑上前细 声说道,眼睛飞快地偷瞄了一下那脖颈,那肉可真白啊,油光腻滑。   看到她瞪过来,赶紧把头低下。   “就你这老二名堂多,不过消息还蛮灵嘛,如此我一个女人也不好拦阻你们 男人扬名立万,就在家遥祝相公,家弟和两位叔叔旗开得胜!”   “一定,一定。”我们四位连忙应和。                    第二章   “二哥,你说我姐姐都答应了还把我姐夫拖走干嘛啊,明天就要走了也不让 我们哥四个好好商量商量。”纳兰若容不耐烦的说道。   “正因为明天要走今晚才舍不得啊!哈!哈!”   说完,我笑望赵伟,果然这小子也是一脸淫笑。   我们那傻老四此时才明白过来,也只得干笑两声作罢。   “二哥,三哥,干脆我们也出去逛逛,很久没来金陵了,说不定那迎春楼又 换了红牌了。”   “你俩去吧,我还得回房好好谋划一下。”我今晚可有更重要的事。嘿嘿。   “既然如此,那我俩就先走了啊。”   待他俩走开,我也回房,吩咐奴婢一定不要打扰我练功,然后悄悄从天窗遁 出,虽然南宫府内戒备森严,明查暗哨不少,不过在我这有心人轻车路熟下,没 一会就来到一座小楼前。   我轻身翻上二楼屋檐,曲身躲进一个凹陷里,这样外面巡视的人也发现不了 我。   这可是我在这踩点十余回才确定的好地方。   控制住自己的心跳,体温与呼吸,从天窗缝隙往里瞧,不正是我那老大和他 的娇妻吗?   没错,就是来看他们俩的。   诸位看官忘了我对我的大嫂早就垂涎已久了吗?   如果一对夫妻即将分别,会干什么呢?   呵呵,也该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了吧。   好象正戏还没开始,很好,没来迟。   里面。   纳兰明珠正在屋内莲步轻摇,哎,也就是走来走去。只是那姿势,哎,怎么 好象前面的衣服象波浪一样啊。平时还真不敢盯着看。   “相公,你有没有问老二消息是从哪得知?”   “这有什么好问的,我们老二一向消息很灵通的嘛,从来没错呀!”我那老 大坐在床边,不耐烦的说道,看来有点象欲火烧身啊,我看我那死老大眼睛死盯 着自己老婆。   也难怪,不尽前方波涛起伏,臀部左摇右扭。   “相公,如果是我弟弟或赵老三得到消息,那不足为奇,老二孤家寡人没势 力做靠山,凭什么得来消息,一次就罢了,又凭什么比我们三家的消息灵通十数 次。”   我在屋檐下听得冷汗直冒,真没想到她竟然能有如此智慧。   再看老大,心里长嘘一声,只见他两眼喷火似的,任谁也知道他刚刚根本就 没听进任何。   “相公,相公,啊!”纳兰明珠还未转过身看丈夫为何没答话,就已经被那 急色的老大给拦腰抱起。   “娘子,娘子,你太美了,我要。”   “哎,你这冤家,人家在和你说正事,你却……”   “如果不是你和爹要我增加我南宫声威,我哪也不去,天天陪娘子你!”   片刻,玉塌上美人罗衫半解,我那老大已是埋头伏首在那双峰之间。   “相公,轻点,别咬我啊,啊,你舔得我好痒啊。”   “喜不喜欢啊,我看你这两颗葡萄都已经挺立了啊。”   老大再吸吮一会,也不再满足与这峰间山谷。   留下一只左手在那巩固战果,嘴一路往下清,右手则忙与扯去那长裙。   裙落,屋中一片白光,呵呵,夸张了点,只见明珠玉体横陈,已是全裸,大 哥此时已是孺子牛。   “相公,别,别,那脏。”   “啊!”听到这一声,连我都差点从屋檐下掉下,真酥啊!   原来是大哥在轻咬阴蒂,也亏我视力好。   没想到他花招不少,也难怪,我们几兄弟经常在外喝花酒,总要学点经验对 嫂子吧!   在咬的同时,一只手指轻轻地抚弄那玉蚌。   再看我嫂子,两手似乎不知如何放才好,在空中乱舞,明眸半睁,嘴中不时 发出几声呓语,“啊!”一时间连身子也不由得抬了起来。   原来他把一只手指伸了进去,竟这般抽插起来。   那两只白花花的玉腿也在床上曲起,伸直。   “相公,你好坏,每次都想出这样的法子来折磨奴家。”明珠嗔道。但那神 情,媚眼如丝。   “不喜欢吗?”   “怎么不说啊。”老大边说边加快手指的频率。   “真想羞死奴家吗?”明珠洋洋地说道,那神情仿佛再也不想多说一个字, 鼻中也渐渐地哼起来。   “娘子,这本是你我两人世界,难道不应坦诚以对吗?你说了我也好更努力 嘛!”说着,又加了一个手指,只见那手指抽扯之间竟也带出一丝丝银缕。   “嗯,嗯,嗯,相公,”那明珠脸上红云密布,玉齿轻咬,却是说不出来。   那阴蒂也是被吸得如一颗红豆,他却还是不放过,不时用舌头舔过,左手仍 在那峰间挤摸按抓,无不用极。   只可怜我那嫂子在这上下其手中越飞越高,两手也按住老大的头,似乎还嫌 他不够卖力,恨恨地往下按,玉腿横挂在他的双肩。   “喜不喜欢啊?”他坚持。手指也停住。   “别停啊,相公。”   “回答呀。”   “喜……喜欢,啊!”   明珠刚羞答答地回答完,我那老大就提枪上马,恨恨地直捣黄龙。   “相公,好烫啊,哦,顶,顶进点。”明珠似乎在这一刻也忘却了自我。   整个房间只剩下两个肚皮的碰撞声和明珠不时发出的呓语。   我那老大也够凶猛,提起明珠的双腿就这样狠狠地插了五百下。   我那嫂子此时也是汗如水浸,双手死死的抓住床单,两只雪白的玉腿紧紧地 盘在老大身后,纠缠在一起。那眼神,哎,我真想飞身入屋。   那头蛮牛也真行,速度依然不减。   “相,相,相公,你真行啊!”   “是吗?有什么感觉呢?”   “我只觉得你那好烫好烫,你又那么用力,好象要刺穿我那一样,不过我喜 欢,我那下面又酥又痒,就要你用力,就这样,快,快,啊,啊!”   两个人都在拼命地将自己往对方挤,恨不能融为一体。   “相公,就这样,再用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