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MAKI_FUJITA[20P] 下一篇:没有了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第五章
仙蹤浮现

两个婢女惊呼一声,赫然发现那竟是四个人叠在一起同时出现,看上去像是一个人一样。

她们心中稍定,立即又悬了起来,瞪大眼睛看着那些人,心里充满了恐惧绝望。

那两位美貌贵夫人此时也稍微回过神来,抬起美目幽幽地看向他们,立即低低地惊呼,惊骇欲绝。

蜀国夫人在近距离内,清楚地看到她心爱的宝贝女儿一丝不挂地贴在她热恋的小情郎身上,紧紧地搂着他的脖颈,颤声娇吟哭泣着挺动雪白柔润的玉臀,一下下地撞击着伊山近的胯部,和他进行激烈的交合。

细草萋萋的嫩穴处,一根粗大的肉棒正深深地插在那里,她一向文雅贞静的女儿挺动雪臀,以嫩穴快速吞吐着它,还在不停地向外流着兴奋的蜜汁,里面夹杂着一缕缕的血丝,作为她曾经是处女的证明。

蜀国夫人眼前一阵阵验黑,看到这缕血丝,她可以确定,今天早上女儿冲进宴会厅的时候还是处女,只出去转了一圈里面就多了一根大肉棒,这样快速的变化让她震惊得无法置信。

更让她不能接受的是,这根肉棒她十分熟悉,昨夜被她珍视地温柔舔吮了无数次,清晨时还插在她生出过女儿的蜜穴里,现在就已经换了位置,插进了女儿的处女嫩穴里面!

朱月溪也震惊得快晕过去了,外甥女和小情郎在兴奋地相奸,她的独生女儿也被伊山近抱在怀里,衣衫不整,露出坚挺柔嫩的酥胸,雪白的乳肉上有青黑色的瘀伤,现在被伊山近顺手大力捏弄,揉出了一道道的鲜红指痕,就像她本人乳房和身体上各处的指痕一样。

因为,那都是同一个人捏出来的!

文娑霓这时候爽得欲仙欲死,快活得像要飞起来,挺动娇臀不知羞耻地兴奋哼呜,嫩穴狠狠咬住肉棒,只想爽死在他身上。

伊山近突然停止了动作,凑在她的耳边,轻声道︰「大小姐,你母亲需要休息,不要惊扰了她!」

「啊?你说什么我母亲,胡说八道的……」文娑霓嘤嘤娇啼道,迷迷糊糊地搞不清楚状况,被他用手一拨蚝首,转头看到母亲和姨母那雪白赤裸的美丽胴体,惊讶地哼呜道︰「你们怎么真的在这里?」

话一出口,她立即脸上变色,淫兴都被吓飞了,张大樱桃小嘴呆了半晌,突然「哇」的一声大哭出来,抱紧伊山近的脖颈,把脸埋在他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羞愧至极,恨不得立即死去才好。

伊山近冷笑着伸出手,将昨夜吃剩的菜餚都从巨大餐桌上面推下去,发出哗啦啦一阵大响。

「你们,过来把餐桌擦乾净!」他向两个婢女一呶嘴,像主人一样下令。

两个俏婢早就吓得呆了,看着被夫人捡来的男孩将肉棒插在尊贵小姐的下阴里面,就这样大模大样地下令,丝毫不敢违抗,立即爬起来擦桌,一时找不到抹布,乾脆就用自己的衣袖,把桌子擦得乾乾净净。

伊山近放下手中抱着的当午,满意地捏捏她们娇嫩的脸蛋,吩咐道︰「好好照顾她。」将当午交给了她们,而梁雨虹则躺在餐桌上,眼睁睁地看着身边的表姊被伊山近狠干。

文娑霓被他放在餐桌上面,伊山近双手抓住她娇嫩的纤腰、玉臀,挺动腰部,就这样站着大干起来。

粗大肉棒在嫩穴中快速抽插,磨擦着蜜道中娇嫩肉壁,灵力挑逗着处女花径与阴蒂上的兴奋点,一阵阵的快感如巨浪般狂袭而来,文娑霓心中一阵眩晕,却拚命地忍耐着,不想在母亲和姨母面前发出淫声。

「倒是挺有骨气,我看你能忍多久!」伊山近加快了抽插速度,如怒潮般冲击着桌上玉体横陈的美丽少女,粗大肉棒如巨炮般一下下狠狠撞进处女嫩穴里面,干得她娇喘息息,唇齿间忍不住发出低微的呻吟声。

文娑霓在最亲近的两位长辈亲人面前被这么小的男孩狂奸,贞操彻底失去,而且还发出了淫声,让她羞愧至极,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一边哭,她一边无法自制地用美腿夹紧伊山近的腰部,自动挺起玉臀迎合伊山近的抽插,让伊山近每一下都能插到最深处,给予她最强的磨擦快感刺激。

悲伤的哭泣声与快乐的淫声不时从她的樱桃小嘴里面发出来,贞静美丽的千金小姐在各种强烈的精神刺激之下,已经自暴自弃,索性一心一意地追求性爱快感,只当这是一场可怕的春梦。

身边的美女们右着这诡异的情景,都哑[!无讨。梁雨轩离得鹹近,就躺拍文嗡霹的身边看这小男孩姦淫她,直看得娇喘息息,俏脸红得都像要滴出血来。

蜀国夫人扶着心腹婢女,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艰难地挪到桌边,红肿的蜜穴一直在向外流着精液与蜜汁。

她站在伊山近的身侧,看着桌上呻吟浪叫的女儿,泪水一滴滴地落下,伸出温暖的玉手,轻轻地握住了女儿纤细的手掌。

文娑霓颤抖地睁开晶莹美目,看着自己敬爱的母亲赤裸着美丽玉体站在自己身边,陡然娇呼一声︰「母亲,啊*己她的身体开始剧烈地颤抖,修长美腿紧紧盘住伊山近的腰部,玉臀拚命地向前挺动,嫩穴将肉棒整个吞下,蜜道猛烈地痉挛抽播,在这一刻已经达到了性爱的高潮。

娇嫩蜜道挤压着粗大肉棒,子宫中传来灼热的吸力,伊山近剧爽无比,忍不住低吼一声,肉棒猛烈跳动着,将大股滚烫精液狂射进美丽少女娇嫩的子宫里面。

他的手颤抖地抬起来,一把抓住身边美妇的柔滑雪臀,手指插进蜜道里面,用力枢挖,另一只手伸到旁边,抓住梁雨虹被打青的娇嫩乳房拚命狠拧,痛得她大声哭泣起来。

在极度的兴奋之中,海纳功的双修灵力涌上手指,强烈地挑动着美女的淫慾。

蜀国夫人看到女儿和自己小情郎相奸达到高潮的场面,本来就在痛苦中充满了奇异的快感,更哪堪他的手指在灼热蜜道里面抽插枢弄,整个身体都不由剧烈地颤抖起来,双手无意识地伸出去抓住女儿坚挺柔滑的乳房,颤声哭泣浪叫,在这一刻达到了性爱的高潮。

雪白窈窕的性感美体颤得像在打摆子一样,灼热的蜜汁从痉挛花径中狂喷出来,澱得伊山近手上、鸡鸡上到处都是。这一对美丽母女,在极乐的高潮中同时达到了「嘲吹」的至高境界,娇嫩小穴如小嘴般大力吸吮压搾着龟头、肉棒,伊山近爽得无以复加,肉棒狂跳不止,将大量精液射入美丽少女玉馊深处,直到将子宫里面灌得满满的,才颤抖着停止了射精。

蜀国夫人玉体剧颤,蜜汁不住地洩出来,修长美腿洩得发软,支撑不住身喂重量,软软地倒下去,跪在伊山近臀下幽幽哭泣。

她的手无力地抱住伊山近赤裸的双腿,微微低卜头,优雅美丽的绝色玉颜贴在他?的脚上,清澈泪水自美目中流出,顺着他的小腿向下滑落。

看她那么伤心,伊山近也有些可怜她,昨夜被她强姦的悲愤好像也轻了许多,忍不住伸出手去,抚摸着她柔滑的青丝云鬓,轻声道︰「别伤心了,你要是不喜欢,我以后不干你女儿了!」

文娑霓在高潮后美妙的眩晕感中隐约听到这句话,剧烈地颤抖了一下,惊恐地睁开美目盯着伊山近。即使再恨他,一听说以后不能尝到这种极乐的美妙滋味,第一直觉就是痛苦惋惜,修长美腿更紧地盘住他的腰臀,捨不得让他把肉棒拔出来。

蜀国夫人跪在伊山近身下,美丽的脸上带着忧郁的神情,显得极为凄美。

她静静地流着眼泪,轻摇蚝首,柔声道︰「你要是喜欢,什么时候想要她都可以……只求你不要抛弃我就好了!己这样说着,她缓缓地伏下身,如花瓣般的美丽红唇轻轻地碰触他的脚背,极为温柔地吻着他,像一个最虔诚的信徒一样。伊山近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在他身边,另一个温柔而坚定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也是一样,只要你能不抛弃我们,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朱月溪跪在他的另一侧,美丽的赤裸玉体伏下去,虔诚地吻着他的脚,湿滑香舌在脚背上轻柔舔弄,像在对这小情郎进行挑逗。

谢希烟用来製造性奴的驻颜丹药,效力果然不凡,以凡人的精神力量,根本就无法抗衡,即使她们是所有女性中最为美丽杰出者。

伊山近骇然呆住。他并不清楚前因后果,却能听出她们声音中浓浓的爱恋,那是一丝掺不了假的,真挚感情。

「难道她们不只是想要强姦玩弄我的身体,还真的对我动了情?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们比那两个玩完提起裤子就走的仙女好了无数倍!」

他低头看着两具雪白窈窕的美妙玉礼伏在地上,那诱人的曲线美让他口乾舌燥,湿滑的香舌舔在脚背上,更充满了挑逗的意味。

伊山近插在美丽少女嫩穴中的肉棒迅速地硬了起来,再也忍受不住她们的挑逗,突然将肉棒从嫩穴中拔出,弯腰将两个性感美妇抱起来放在宽大的餐桌上,猛地一挺腰,将湿淋淋的粗大肉棒顶入了紧窄灼热的蜜道里面。

蜀国火人看到那根大肉棒!而沾满「自己女儿的蜜汁与处女落红,充目中不林脉流出热泪;司是感觉到粗大肉棒入体时的快感,她又不禁伸手抱住伊山近,优美红唇边现出岭自内心的欣喜微笑。

伊山近抱紧成熟性感的美丽玉体大干特干,粗大肉棒在蜜穴中快速抽插,干得淫液四澱,水声响亮。

文娑霓躺在母亲身边,看着他们激烈交欢,蜀国夫人美丽的脸庞布满兴奋的红晕,优美红唇张关来,兴奋地胡言乱语,浪叫淫喊,让她羞惭痛苦至极,只能掩面悲泣,对突然出现这样诡异的场面,心中一片茫然无措。

突然,她雪白滑嫩的玉腿被强行分开,一根粗大肉棒狠插进来,毫不停息地大肆抽插。

文娑霓惊呼一声,清楚地知道那根肉棒上面还带着她母亲的淫水,现在都抹在自己纯洁的花径内部,不由羞赧无限。

可是肉棒磨擦肉壁的强烈快感奔涌而来,迅速击溃了她的理智,让她颤声娇吟着,抱紧伊山近的脖颈,兴奋地挺动玉臀迎合姦淫,陷入了快感的海洋之中。

梁雨虹躺在桌子边缘,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已经震惊得快要晕过去了。可是当伊山近干晕了文娑霓,再转向朱月溪,把沾满淫水落红的湿润肉棒插进她那饥渴的温暖蜜道时,梁雨虹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听着母亲的淫浪叫喊,悲愤得痛不欲生。

在她悦耳的哭声配乐之下,伊山近抱紧三个绝色美女猛烈狠干,奸得她们洩身无数次,个个都爽晕过去几回。

伊山近抱住知府夫人那美妙诱人的温软裸体,压在她身上大肆姦淫,肉棒在她蜜穴中飞速抽插,水花四溅。

他低下头,狠咬紧吸柔软嫩滑的巨乳,听着旁边梁雨虹的悦耳哭声,突然动念,抬头问道︰「你说可以为我做任何事,把你女儿给我爽一爽怎么样?」

他也只是想试试这对姊妹是不是在说假话欺骗自己真挚的感情,朱月溪微一犹豫,随即坚定地点头道︰「只要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她被伊山近压在身下,蜜穴中含着让她舒服的粗大肉棒,费力地扭身替女儿解衣,在女儿惊骇伤心的目光之下,将她衣衫褪光,露出了雪白粉嫩的肌肤、美妙动人的少女玉体。

看着一丝不挂的健美少女,伊山近忍不住嚥下口水,眼睛也放出光来,插在朱月溪蜜道里的肉棒又膨胀了几分,龟头直接顶在少女住过的娇嫩子宫土面。

「啊……好大!」朱月溪颤声娇吟道,畅美地享受了一会,努力睁开眼睛,移动身子,将脸贴向梁雨虹修长美腿中间。

红润香舌从口中吐出,轻柔地舔向她的处女嫩穴。

「你这是在干什么啊?」伊山近惊讶地问。

朱月溪夹紧他的肉棒,娇喘息息地道︰「这样才不会痛得太厉害……」

她优美红唇含住亲生女儿的花唇,舌尖灵活地在嫩穴中轻点,每一下碰触都让梁雨虹颤抖娇吟,从未有过的奇妙感觉涌上心头。

颤了好久,她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想起来向后退避。可是那两个俏婢已经在蜀国夫人的命令下,含泪站在她的身后,恐惧地按住她,分开她的雪白大腿,不让她乱动。

柔滑香舌在嫩穴中舔弄,很快就让上面沾满了口水。朱月溪也爽得差不多了,伸出纤手向下,恋恋不捨地把肉棒从里面拿出来,牵着它就向女儿的花唇凑去。

「你、你来真的?」伊山近吶吶地道,直到龟头顶住了美少女的嫩穴,才醒过神来。

朱月溪微笑着,温柔而坚定地点着头,轻声道︰「只要你要……」

温暖柔滑的玉手握紧肉棒,用力将它向着嫩穴里面顶入。伊山近敏锐地感觉到龟头被穴口嫩肉包含住,温柔挤压的力量极爽。

梁雨虹终于从震惊中回复过来,开始拚命挣扎。可是那两个美婢更拚命地按住她,同时暗自祈祷,希望蜀国夫人念在自己听话的份上不要杀了自己,事后自己也不会被梁雨虹小姐报复杀掉。

梁雨虹雪白娇嫩的大腿被用力地向两边分开,朱月溪就像中了淫蛊一样,眼睛闪闪发光地盯着自己女儿的嫩穴,牵着伊山近的肉棒向里面插去,心中充满了对伊山近的爱恋,以及希望他得到快活的温暖柔情。

伊山近脸色胀红,粗重地喘息,被这奇异的情景刺激得血脉贲张,本就硬如钢铁的肉棒更坚硬了几分,直直地顶入娇嫩花瓣里面,分开穴口嫩肉,一直顶到处女膜上。

龟头马眼轻轻磨擦着柔嫩坚韧的处女薄膜,被温暖玉手牵住向里面顶去,让处女膜向着子宫方向凹陷。

「不要,不要!」梁雨虹尖叫痛哭着,颤声悲吟,可是这更刺激了陷于狂热淫慾中的男女,朱月溪一手牵住肉棒,另一手狠狠一推伊山近的屁股,将他推得身子向前冲去,坚硬至极的肉棒在强大的冲力之下,兇猛地刺穿了处女膜,顶入了处女嫩穴之中。

纯洁娇嫩的小穴,被粗大肉棒生生撕裂。嫩穴裂口处喷出一道血箭,噗的一声,直射到朱月溪性感美丽的玉颜上,顺着悄脸流了下去,留下凄美的痕迹。

雍容华贵的美丽夫人,唇边带着兴奋的笑意,眉宇间却带着忧伤凄怜,美目中含着晶莹泪水,就以这样複杂的表情,在最近距离看着自己女儿破瓜的过程,并以滑嫩玉手奋力推动着伊山近的屁股,让他的肉棒一分分地撕裂嫩穴,深深地进入到处女花径里面。

梁雨虹悲愤地晃动着充满青春活力的纤美玉体,不能承受这样的事实。旁边的美女们也都看得呆了,剧烈的娇喘声充满了整个厅堂。

伊山近一阵阵地晕眩,既是因为震惊,也是因为下体传来的强烈快感。

果然不愧是自小勤练武功的美丽少女,嫩穴花径紧窄至极,紧紧地套住他的肉棒,强大的收缩力几乎把他的精液当场搾出来。

他兴奋地咬住嘴唇,强忍着射精的冲动,将肉棒一点点插入处女花径中,感觉温暖紧窄的触感一点点地包围住肉棒,与娇嫩肉壁磨擦的快感更是让他抵受不住。

在这期间,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地看着他的下体,就连文娑霓也惊讶地忘记了哭泣,瞪大晶莹美目,含泪看着他的肉棒缓缓进入梁雨虹的嫩穴,撕出更大的伤口,殷红热血涌出,将雪白的大腿与玉臀染得一片鲜红。

快感不停地奔涌而来,伊山近剧烈喘息,爽得不克自制。在无尽的快感之中,那根大肉棒终于缓缓推到了尽头,顶上了美少女的娇嫩子宫。

他停下来,舒服地闭目享受纯洁花径紧夹的触感。整根肉棒都被套住,与处女蜜道严丝合缝,肉壁紧贴在肉棒上面,温暖娇嫩,轻轻一动,磨擦的快感更是狂涌而起,让他爽得低声呻吟起来。

他的呻吟就像是强烈的春药刺激,让两位美貌贵妇都大为兴奋。

蜀国夫人爬下桌子,站在他的身后,将赤裸男孩搂在怀里,雪白丰满的乳房夹住他的头部,小腹和蜜穴紧贴着他的身体,奋力前挺,挤得他屁股向前挺动,肉棒在梁雨虹流血嫩穴中一下下地抽插。

她的玉臂从伊山近身前伸过去,摸着他的胸膛腹部和下体,甚至捏揉外甥女的流血嫩穴,以及他们的交合处,纤美玉指在这样的摸弄中得到了极大的快感刺激。

伊山近被她摸得肉棒更硬,感觉到纤纤玉指缠绕在自己肉棒上,裸体又能感觉到身后绝色美妇的柔滑胴体美妙触感,爽得直歎息,身体不由自主地被她推动,在美少女嫩穴中抽插,肉棒与娇嫩肉壁磨擦得极爽。

朱月溪看得眼红,也从餐桌滑下来,跪到自己姊姊的玉臀下面,仰起头来,伸出香舌舔弄伊山近与她女儿交合的位置,时而在娇嫩花瓣上舔上几下,将蜜汁和落红都舔了嚥下去。

柔滑香舌如蛇般灵活舔弄,伊山近的睪丸和肉棒根部被她舔得极爽,心中乱跳,抽插得更是猛烈。

他抓住梁雨虹的柔滑纤腰,将她玉臀拉到桌外,好让她母亲舔得更轻鬆一些。

肉棒狂乱地在纯洁嫩穴中大抽大插,磨擦得娇嫩肉壁一阵阵快感升起。即使穴口被撕裂的剧痛,以及肉壁初次碰到硬物的不舒服感觉,也不能掩盖住这令人陶醉的美妙快感。

「啊、啊!」梁雨虹颤声悲泣着,心径却在羞惭悔恨,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快乐的感觉。

「被强姦得浪叫起来了,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这简直就是淫蕩女人嘛,就像母亲和姨母一样!」

还有她的表姊,她可是在自己面前被强姦得浪叫的,难道女人都是这么淫蕩的动物吗?她失神地喃喃自语,不经意地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没错,女人就是这么淫蕩的动物!」伊山近脸上肌肉抽动着,悲愤地说出了自己最真实的感受。

如果女人不淫蕩,他就不会被两个仙女轮姦得死去,活来时家人都亡故了;也就不会被自己的恩人在救了自己以后陡起坏心,逼迫以肉身回报恩情。赵飞凤却是另一种淫蕩,她的目标是和她一样的女性。

只有当午,现在年纪还小看不出来未来会怎么样。但伊山近经历了这么多悲惨往事,对她的信心也禁不住闲始动摇。

伊山近肉棒用力地在美少女礼内抽插,悲愤地强姦着她;而被强姦的女孩却开始爽得叫了起来,虽然自己也羞得泪水涟涟,却抵挡不住越来越强烈的快感。

灵力磨擦嫩穴肉壁的感觉,是人类的女孩无汰抵挡的。而伊山近所修习的双修术法门,更拥有挑逗女子性慾的最强能力,即使她是兰心蕙质的天才美少女,也只能在伊山近胯下颤抖娇吟,爽得连声哭泣,一步步地登上快感的巅峰。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粗大肉棒在她的处女嫩穴中猛烈抽插,不知抽插了几百几千下。梁雨虹也已经不再计数,只是一直兴奋地颤抖悲泣,沉浸在无尽的极乐快感之中,到了后来,已经神智模糊,只希望这快乐的感觉永远不停止才好。

「她也中了淫蛊了!难道女性都是这么禁不起性爱挑逗?」伊山近看着身下扭动着赤裸玉体娇喊浪叫的美丽少女,心中又是兴奋,又是悲哀。

但这时他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岭。下体肉棒被紧窄花径紧紧套住,在狂猛磨擦中几乎要被磨出火来,爽得无法克制,腰部挺动的速度变得更快,颤声叫道︰「夹紧点,要、要射了!」

梁雨虹听到这声音,突然清醒了一些,颤声悲泣道︰「不要、不要射在里面!」

可是她的身体却有着矛盾的反应,修长洁白的美腿紧紧声住伊山近的腰部,纤美玉足勾住他的屁股,自己拚命挺起玉臀,疯狂地顶住他的胯部磨擦,饥渴的嫩穴将整根肉棒都吞进去,开始了快乐的痉挛。

两位美妇也兴奋至极,蜀国夫人从后面紧紧搂住男孩的裸体,提起健美长腿踩在桌子上,蜜穴花瓣打开来,紧贴着他的屁股,以这样淫蕩的姿势在伊山近屁股上狠磨,花瓣不住地涌出蜜汁,都抹到了他的身上。

而朱月溪跪在他的胯下,美丽面庞现出狂热兴奋的神情,仰起蚝首用力舔弄她女儿的流血嫩穴,以及深深插在里面的肉棒根部,在交合处狂舔不休。

蜜汁不断地从嫩穴中奔涌出来,混着精液和处女的落红。朱月溪陶醉地吸吮着,彷彿那是最美的甘露一样。

文娑霓赤裸着雪白玉体,躺在旁边看得呆了。她的母亲却兴奋娇喘着,颤声叫道︰「女儿,快来,帮帮你雨虹妹妹,她快要洩了!」

伊山近被她提醒,狂乱地伸出手去,探入知性美少女的玉腿中间,手指插人了染?血的嫩穴。

文娑霓低呼一声,羞惭兴奋,被手指插弄得一阵晕眩,不由自主地向着仰天承奸的妹妹爬去。

看着她娇艳欲滴的樱桃小嘴,上面还沾着乳白色的精液,文娑霓突然想起︰「那个家伙还没有亲过她的嘴,这么说,她的初吻……」

她想也不想,就扑上去,用力搂住了她,樱桃小嘴迫不及待地吻上了梁雨虹娇喘微红的樱唇。

两个美丽少女的樱唇紧贴在一起,这情景美得令人歎息。文娑霓奋力吸吮着表妹口中的津液和精液,默默娇喘流泪想道︰「她的初吻,总算没有被那个家伙拿走……」

在高潮即将来临时,伊山近身体开始绷紧,眩晕地体会到身后美女滑嫩的肌肤,柔软的巨乳、灼热的蜜穴都在磨擦着自己的身体;滑腻香舌灵活地舔弄着睪丸和肉棒根部,在她女儿与自己的交合处狂顶;剑舞美少女和知性贵千金哭泣着抱在一起浪叫娇吟,两人的处女花径都在痉挛颤抖,紧紧夹住自己的肉棒和手指,还在向里面吸入。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刺激。伊山近再也忍耐不住,右手伸出,紧紧抓住面前紧贴在一起的两个美少女娇嫩乳房,扑倒在她们身上,奋力吻住那两张甜美的樱桃小嘴,虎躯剧烈地震动起来,将大量的精液喷射进少女娇嫩的纯洁子宫里面,肉棒在嫩穴中不住地狂跳,极乐的快感狂烈奔涌,连绵纠缠,彷彿永远不会停止一样。

……

崎山,连绵百余里,位于济州府境的边缘处。

此时山中百余里的地面上,到处都有綵凤帮的帮众,仔细地翻找着每一处山洞,每一块山石,竭力从里面找寻着线索。

他们的首领,此时正站在最高的一座山峰顶部,凝眸扫视着山下的帮众,眉宇间神色沉重。

那是一名容貌美丽的女子,酥胸高耸,身穿一件闪闪发光的七彩劲装,衬得身材更显高挑性感,充满着曲线之美,气质英武刚强,只是面色冷酷,眼中隐然现出杀气,令人望而心生寒意。

在她身边,没有旁人。而她站在峰顶树林之中,山下的帮众也难以看到她的身影,只是知道帮主正在观察自己,因此没有人敢偷懒。

赵飞凤站在山顶,微蹙柳眉,心情烦闷。

她接到济州传来的报告,说是那个小乞丐受了蜀国夫人和知府夫人的庇护,更令她的部下死伤惨重,现在龟缩在府衙里面,根本就不露头。而綵凤帮大部分力量都在崎山里,不能对他施以有效的打击。

「如果不是上仙催得紧,我不得不在此地主持大局,怎么能容那个小子逍遥?哼,这段时间里,说不定他把那小美女破了处,那我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赵飞凤越想越是烦燥,偶尔想起那小子打进自己体内的那股怪气流,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自从体内有了那东西,她的日子就不好过。它时时都会爆发出来,弄得她内力运行错乱,几次差点走火入魔,直到过了好久以后,它才被内力磨灭,从她体内渐渐消失,让她去了一个心腹大患。

「不用着急,只要找到上仙们要的东西,抽出手来,我再调集人手去抓捕那小子,肯定是手到擒来。到时候上仙一高兴,不论会不会赏赐些什么,至少以后一定会给本帮撑腰,那就百无顾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

赵飞凤冷笑想道,沉浸在美好的梦想之中,丝毫没有觉察到身后有一个人正悄悄地向山顶摸过来。

那个人的身形隐匿在树木阴影之中,彷彿是透明的一样,只是光线稍微有些异常,很难让人看出他的形迹。

他站在阴影处,凝视着前方高挑美女的背影,眼中隐约现出寒光,屏息静气,悄悄地潜伏在此处,準备等她下山时,突然扑出,给她致命的一击!

他的「隐行术」,对付普通的士兵和帮众都够用了,但对上武林高手,还是有可能被察觉,不能不小心行事。

他曾经对济州府辖下的捕头试验过这一术法,结果在距捕头五步时被发现,朝他拍了一掌,隐行术就施展不下去,被迫现出身形。

现在,虽然他的力量和速度都大有增强,但赵飞凤纵横济州多年,声名卓着,武功极为高强。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击败她,等山下的帮众围过来,被捕杀的就是自己了!

山顶上,赵飞凤凝神观望,许久不见部下前来稟报搜索的收穫,不由大为失望。

站在这里,她总觉得心神不宁,终于转过身,向山下走去。

在她必经之路的树林中,暗袭者伏在树上,已经浑身崩紧,凝聚力量,只等她走到伏击圈内,立即从高处跃下,施以雷霆怒击。

这是他报仇雪恨的最好机会,一击不中,行刺就再难成功了。

赵飞凤轻盈的脚步声渐渐接近树林,突然停下来,转身看向天空。

她此时背对树林,距离又近,刺客几乎忍不住要跳下去,潜迹疾攻,但顺着她的目光望去,不由大惊失色,无暇多想,立即缩身潜伏在枝叶间,不敢有丝毫动弹。

天空中,远远飘来一条彩云,在彩云上站立着一位少女,衣袂飘扬,瞬息而至,来到山峰顶部,停下来,悬在空中。

赵飞凤立即抬起脚步,如箭般射向峰顶,一眨眼就出现在彩云之下,恭敬地拜了下去。

树林中,伊山近身躯僵硬,拚命地缩成一团,屏息静气,丝毫不敢发出任何动静。

赵飞凤的轻功之强,远远超出他的意料。看她毫不费力地提升到如此高的速度,显然还有余力,单从速度上就远胜于他,更不用说力量与战斗经验,如果他刚才跳下去偷袭刺杀,死的多半是他。

这倒也罢了,她再强也不过是在凡人的範围之内。而那驾着彩云飘来的少女,才是真正的大敌。

透过枝叶间的缝隙看去,那少女年约十八、九岁的模样,高高站在彩云之上,姿容美丽,仪态高傲,漂亮的衣裙在风中轻轻飘舞,浑身充满清灵飘逸的气质,令人观而忘俗。

「这气质,看上去很熟悉!」伊山近暗自思忖。

当年的那两位仙女,也是浑身充满清灵气息,现在想起来,那大概就是所谓「仙气」。仙家气质,就是如此了。

即使只是靠近她们,就能感觉到浑身清凉舒爽,那三年不管外面是严冬酷暑,他都没有感觉到半分寒冷酷热,而鸡鸡插在她们温暖的玉体之内,更有保暖和防暑的奇效,从来没有长过一点冻疮。

只是那两位仙女,气质更清冷孤傲一些,即使是淫蕩地骑在他身上耸动娇躯疯狂浪叫之时,他仍然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她们的高傲之心,彷彿是积满冰雪的山峰傲视凡问一般。

而彩云上的少女,虽然也是清灵之气盈满仙躯,却不似她们那样充满冰冷气质,就像传说中的仙之风骨,给人以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在伊山近看来,她明显与凡人不同。那种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要说起来,她的气质更像当午……伊山近这样想着,面泛忧色,心里有更多的疑惑升起。

更让他吃惊的是,她的容貌竟然也与当午有几分相似,让他竟然因此产生一丝亲近感。

不管她像谁,她所带来的威压都让他敬畏。

以他现在修到三层的能力,可以遥遥感觉到她的力量比自己强横无数倍,就像一座巨山压在他的头上,让他喘不过气来。「她只要伸一根手指,就可以轻鬆捏死我。」伊山近心中有这样的感觉,就像看着一座高山在自己面前,渺小的自己根本就不能和这样的庞然大物相比。

或许百年前和他有云雨之欢的两个仙女比她还要强,但那时伊山近只是一个无知无识的普通少年,丝毫看不出对方力量深浅,因此也就无从比较她们修为的高下。

「如果被她发现,可能会被灭口的。」伊山近心中震骇,悄悄地运起「僵寂」术法,灵力内敛,整个人变得像朽木一样,与树木浑然合为一礼,没有丝毫力量外洩。

这僵寂术法,是他在升上三层之后,新修练成的法术之一,主要用途是潜匿蹤迹,就像自然界某些动物遇到强敌后装死一样,希望能骗过强敌,逃出生天。

谢希烟是古时修仙界极少有的天才修士,随意创出的术法都与众不同。而伊山近曾龟息百年,对于装死就算不是深有体会,身体也自然习惯了活死人的境界,僵寂术法运行起来,立即变得像当年的男孩尸体一般,毫无生气。

彩云之上,清灵飘逸的仙家少女淡然凝视下面恭敬叩拜的赵飞凤,用清脆悦耳的声音问道︰「谢希烟的遗物找到了吗?」

此言一出,伊山近立即为之震骇!

赵飞凤伏地磕头道︰「稟仙师,还没有。我的部下正在到处寻找,一旦找到,立即回稟仙师。」

少女容颜一片清冷,微微点头道︰「那件法宝很重要,要对付冰蟾宫,非它不可。你们一定要尽心尽力地寻找,哪怕将整座山都翻过来,也一定要找到线索!」

赵飞凤深深叩头,恭声道︰「谨遵仙师法旨!」

少女传下法谕,也不再多说什么,拨转云头,向着远处飘然飞去。

伊山近缩在林中的树上,一动不动,仍然保持着僵直的状态。

他运习假死的功法很有心得,竟然骗过了力量强大的女修,让她在不远处的彩云上,对他的存在一无所知。当然,她藐视山中的凡人,对他们掉以轻心,也是漏过他的原因之一。

虽然如此,他的心中却如惊涛骇浪一般,久久难以平息。

在相隔百年之后,突然听到仙家少女说起「冰蟾宫」,对他的冲击极为巨大。

从她们的谈话之中,可以看出那少女是出身于另一修仙门派,而且那一门派对冰蟾宫有敌意,因此才派遣綵凤帮到此地寻找谢希烟的遗物,希望能借此来对抗冰蟾宫。

「那究竟是什么法宝?」伊山近心中涌起疑问,身体也因兴奋而变有些发热︰「如果真的是很强大的法宝,说不定可以借此得到报仇的机会!」

赵飞凤确实是强仇大敌,但和被奸三年的耻辱比起来,她又算不得什么了。

他凝目望向赵飞凤的身影,眼中带有深深的恨意。

为了拥有能与冰蟾宫对抗的能力,就暂且让她逍遥几日。等时机一到,一定要让她将所犯下的血债,一笔笔地偿还回来!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上一篇:MAKI_FUJITA[20P] 下一篇:没有了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本站所有资源由黄色资源网独家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